三拜大昭寺祈福众生,拉萨消夏

作者:betway必威登录平台

大昭寺的添酥油活动,是我在拉萨的必修课之一。

大昭寺相比布达拉,大昭寺可能更有拉萨味道。我与大昭寺的缘分,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写过。05年时候从上海出发到加德满都开始旅行,结果在博卡拉从摩托车上摔下来,头盔都裂了两条,第二天又在返回加都的车上被人捞去了整个摄影包。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喜欢博卡拉,但当时觉得运气太差,连原本想坐的喜马拉雅小飞机都放弃了。第一次来到拉萨,觉得应该去大昭寺朝觐一下。于是第一天先买票去了大昭寺,第二天一早就去门口排队,买了酥油、哈达,直接被热情的信徒们推进了大门,然后一路飞奔到转经筒,再一路进到主殿,学着藏民的样子对着每一个佛像前的玻璃顶一下前额,塞上毛票,在每一个油灯前添上酥油。藏族阿妈提醒我,要把装酥油的暖瓶举在胸前而不要垂在底下,就这样转到了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之前,喇嘛会接过暖瓶为大家添上酥油,信众们则在绕像一周时献上哈达。之后队伍就变得松散,大家可以随处朝拜。那天出了大昭寺,朋友在广场前等着,十月时候已是农闲,各地的藏族人都会来到大昭寺广场上磕长头。我们问一位来自道孚的藏民借了个卡垫,就开始磕长头。在3700米高的拉萨,要磕完100个长头都很辛苦,因此更加佩服那些用身体丈量土地而来的人们。做完这些事,一路真的顺利得很了。自此以后,07年,09年来到拉萨时,都早早起来去大昭寺添酥油、磕长头,连续了三次。去年夏天来拉萨避暑,也是一早去添酥油,结果客栈里有两个姑娘也跟着去,半道被管事的拉了出去,说即使买门票也不让进。很多人为了逃票而去,我却不是,我也不是佛教徒,只是觉得当年它庇佑了我,我当敬畏于它。今年已经是第五次来拉萨了,正在想要不要去添酥油呢,结果机缘巧合,通过曾住拉萨的朋友,帮初来拉萨的朋友找到了大昭寺的尼玛次仁老师。他是大昭寺管委会的成员,也拥有其他很多头衔,从1985年就来到大昭寺了。同时,他也是大昭寺里最好的讲解员,连国家领导来也由他讲解,即便如此他对任何人都温和恭敬,包括我们。我第一次在大昭寺听讲解,也因为他的讲解知道了更多故事,包括人们对藏传佛教的一些误区。讲解之外,他还很有自己的见解。譬如他觉得现代的经济发展,对人们的道德很有影响,譬如他觉得藏民从不挖虫草到为了经济驱使而挖虫草,对自然造成了太大伤害,譬如他在讲解中,融入了一些对佛法的解释,这些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当时很多游客也在参观游览,他们也纷纷来到我们身边听尼玛老师的讲解,一些导游也会向他致意。其实游客对于大昭寺的僧人是很有影响的,为了要管理和为游客让路,僧人每天的功课被安排在下午6点半开始,而很多人因此而懈怠于修行。朋友们曾经纷纷为了寺院要收门票而感到愤愤不平,但其实并非寺院愿意收取门票。如果有人不允许寺院按照传统方式接受供养,要他们自负盈亏,那么除了收门票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如果有人还建议说,把大昭寺的珍宝拿出去再建一座博物馆,继续收钱,那游客们会同意么?至少僧人们还没同意这么做。很多事情,并非表面那么简单。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违反了自然的规律,那么有一天自然会让你也失去规律。大昭寺里的很多珍宝,在文革期间曾经被毁,里面有很多是80后修复产物。不过幸好,这座建造在湖泊之上的寺院,至今仍然保存完好,每一次都看到很多妇女在它的某个屋顶打阿嘎,那是大昭寺另一道有趣的风景线了。

图片 1

去之前的那天夜里,在对面卓玛的酒吧里跟拉萨的朋友聊天,说是当地人排香客的队伍去也被拉出来了。而当天去的广东姑娘回来说,香客这里没有开门。难道旺季的大昭寺真的那么难进么?心想着,不行就买票进去吧,反正就是得进去。

图片 2图片 3

有人说,到了拉萨,如果你没有在大昭寺的门前晒过太阳,那么就不算到过拉萨。

一早,我,小姨和两个广东姑娘就出发了,到大昭寺,队伍已经拐弯了,比我前两次排的位置都靠后很多了。赶紧排上。一如既往,身边都是藏族同胞。远方来的个个盛装,近处来的则随意些。我们前面的一家也许最能表现藏族人目前的状况,他们从道孚来,大叔和大妈穿着厚实的呢子藏袍,一看就是簇新的,女儿则是浅粉红色的藏袍,脸色白白净净,还修了眉毛化了妆,一看就是城里姑娘的模样。秋天来的时候,7点多就能开门,可是旺季就不同,特定的8点半才能开门。在此之前,队伍里发生多出拥挤,警察和保安四处溜达,对那些故意拥挤的人则毫不犹豫地掏出鞭子。照例买了瓶装酥油、哈达,到了要进门的时候,队伍被阻成一列,从栏杆拦出的过道内进入大昭寺。还没到大门口,就有一站在高处的保安拦住了我,“有票么?有皈依证么?”很凶的样子,“我05,07,09年都来添过酥油的!~~~”然后他就不说啥,我趁机进入,后面的人也跟着进来了。心想着,倒还顺利,就跟着藏民们一起跑起来,没想到进门还有一道坎,那个保安是落地的,更凶悍,正在将两个要混进去的姑娘推出栏杆去,我提着暖壶从他后面绕过去了,小姨也过来了,可是广东姑娘去被拦住了。远远听到他们在说话,到最后才知道她俩都给推出了队伍,只得回去了。

三拜大昭寺后,我知道这句话的重点是:在大昭寺门前。

照例排着队,添酥油,顶礼,还捐了零钱——大昭寺门口就有人换毛票,里面你也可以自己用整块的钱换那些堆在佛像前的毛票。到了释迦牟尼像,将酥油壶放在供台上,转一圈同时将哈达献上,这时喇嘛们已然为你添好酥油,取走壶就可以了。之后,朝觐的队伍就散了,大家各自进其他各小殿继续朝拜。藏族人的信仰已经融入了骨血,有很多人带着很小的婴儿前来朝拜,礼仪绝不疏漏,后来在大昭寺门口,亲见年轻的父亲带着不到一个桌子高的小朋友在磕长头,心里忽然觉得感动。

如果您不是跟我一样是个佛教徒,那么在大昭寺门前晒晒太阳就好啦。

小姨问我,每次来都是要站这么长时间么?我说是,朝拜真不是件轻松的事呢。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十月某天的清晨,六点就出了门,路上行人稀少,一直到大昭寺门前,才有煨桑的香味传来,有许多香客在转圈,更多的已经举着酥油壶等待在门前。每一次都需要站着等至少一个小时,每一次都要慢慢地跟着队伍前行。小姨说,抱了酥油壶那么久,手都有点发颤了。做任何一件事,都不会如同想象一般,或更简单,或更复杂,只是去做好了,就会心生欢喜。

因为每天去大昭寺的人实在太多。

因为在大昭寺花费了太久的时间,出来还酥油壶的时候又颇费周折,因此错过了去老民健康凉粉店吃早饭的机会。没有带手机出门,没想川藏上来的朋友竟然打了十几通电话给我,他们在凉粉店等了我好久。好吧,总有机会的。

图片 4

回到仙足岛的客栈,两人赶紧塞了一斤饺子下肚,美美睡了一觉,然后跟挠挠他们会面,一起在八角街看了看。流动的摊,一律是义乌货,店里尚有好东西,只是不如之前便宜了,也需要识货的人仔细瞧。好东西还是有,看得上眼的也不多了。摊上的价格,可以往开价的1/3侃,店里的价格,就要请专人来谈了。一般佛珠串,从几百到上万都有,松石、蜜蜡、珊瑚是西藏的颜色,但绝不是产地,而且做假巨多,如果只是为了颜色,不如摊上看看,如果想要好货色,就多比几家吧。

初遇大昭寺

最后,大昭寺的故事还要多说几句。如果单纯从逃票意义上讲,旺季时候很不容易,最好7点前就排上队,另外放弃背包客的一切行头,低调出行,可以买上酥油壶和哈达等作为装备,如此进去的可能性是70%,少一项大约减去20%。只不过,因为我曾经买票参观过,因为我每次到拉萨都必须去添酥油,所以我不心虚,不存在逃票的念头,因为我相信是因为坚定去添酥油的心才让我行进的顺利。恩,我觉得还是别做让自己心虚的事情吧。:)

第一次朝拜大昭寺是来到拉萨的第二天,带着喇嘛的寄托和对所有朋友的祝福,我跟土狼医生一起来到了大昭寺。

到大昭寺的时间大约在10点左右。

拉萨的十点相当于北京的八点多,在朝阳照耀下,大昭寺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

大昭寺工作人员让我拿着皈依证跟着藏民从朝拜方向进入。

图片 5

在大昭寺广场,一位独脚的信徒绕大昭寺磕头。

图片 6

这是我第一次到大昭寺,一切像在梦中。

不知是不是因为周四,排队的人并不多,我们没用多久就进了大昭寺。

图片 7

后来两次再去大昭寺,排队的人都非常多,我才知道第一次是我们的福报。

在排队的时候,有很多藏民过来换零钱,110块换10张10元,15块换10块钱1毛。土狼大哥换了20,我没有换。

排队进入时,有很多藏民向我们递一壶一壶的酥油,我一脸茫然的时候,土狼大哥已经接过一壶。正好前面工作人员在催,我们赶紧进入。

图片 8

如果不是再进大昭寺,我肯定以为大昭寺排队的走廊就一直是黑的。

反正第一次感觉刚进大昭寺好黑啊!

黑暗中看不清两旁,好像真的在梦境中。

图片 9

走廊两边的扶手。

图片 10

在朝拜的人群中,很多藏民都带着小孩前来朝拜,她们会把孩子背在背上。

图片 11

大昭寺内的酥油灯。

来到大昭寺,我肩负着一些“使命”。

替嘉木样罗瑞喇嘛献上哈达,并为他供一盏灯,祝他事业家庭修行顺利,祝他早日成佛!

可能是因为朝拜的人太多了,大昭寺内并没有像别的寺院提供供灯的地方。

大家会拿一壶酥油倒入灯盏中。

土狼大哥正好把手中的酥油倒入佛前的灯中。

图片 12

我问土狼大哥,「刚刚拿的酥油不用给钱吗?」

土狼大哥说,「这是帮他们倒的」

我心里很疑惑,他们为什么不自己进来倒呢?

图片 13

虽然跟后面两次相比,第一次的人已经很少了。但当时并不觉得少,人一个挨一个,一个佛像一个佛像经过朝拜。

藏族人的习惯是在每个佛像前塞一毛钱,有的会额头贴着佛像,带酥油的会把酥油倒入佛前的灯中。

而我是一个佛像一个佛像朝拜鞠躬。

实在没有时间去跪拜,庙里的僧人都会过来赶人走。

没有换钱,就把一块一块供养进去。

图片 14

大昭寺最著名的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十二岁等身像,嘉木样罗瑞喇嘛称为“觉悟佛”。

在我徒步的旅途中,常常觉得走不下去的时候,嘉木样喇嘛就会鼓励我,「你要想想觉悟佛就在前方等着你,他的光芒照耀着你保护着你。」我瞬间又有力量了。

我在释迦牟尼佛前供上嘉木样喇嘛的白色哈达和我在班禅寺院请的哈达。

在班禅寺院我本来请了一条白色的普通哈达。寺院的强巴喇嘛听说我要把哈达供在大昭寺佛像前,就为我选了一条非常大的金色哈达。那条哈达非常的漂亮也很特别,我只打开看过一次,都未曾拍照留念,有点遗憾。

在此非常感恩强巴阿克

图片 15

强巴阿克

在我们朝拜的身后是一个藏族大妈,她似乎很着急,感觉总往我前面挤,而我把位置让给她,让她站我前面时她却不肯。

后来她就问土狼大哥,「这个人怎么每个佛都拜呢?」

土狼大哥跟他介绍我之后,大妈就对我特别好。从释迦牟尼佛殿出来后,大妈还跟我说,「来,在这里拜。」

而土狼大哥说,「刚刚喇嘛都拽着我们往外拉,怎么没拉你呢?」

我才知道喇嘛一直在往外赶人,希望能加快大家朝拜的速度。而我在供哈达的时候,额头贴在佛前很久,后面的人都等着不走,也不赶我,我还想「你们不献哈达先走呗」但他们就在那等我。

当我起来后,喇嘛也过来催人了。

朝拜完后,我们上了二楼,还上了三楼僧人平时诵经的地方。

土狼大哥说,他去大昭寺很多次,第一次来到三层。以前都是不开放的。

我说「这就是福报啊,哈哈」

图片 16

大昭寺二楼

朝拜到这时候,我很想上厕所,但是大昭寺内没有卫生间,出去再进来太麻烦,就一直憋着了。那个痛苦啊!

图片 17

二楼正好有人在修地面。

他们拿着木杵不断打着地面。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贤二来一张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土狼医生对贤二很感兴趣

出了大昭寺后,土狼大哥带我在大昭寺广场公厕旁的藏餐厅吃了藏餐,嘿嘿。

图片 24

刚开始我对面的母子。

图片 25

土狼请喝甜茶,吃饺子。

饺子味道不错,一块钱一个。

从大昭寺出来后在八角街转了转。

图片 26

背鼓人

图片 27

在一家藏文书法店里,体验藏文书写。

笔是用竹子削的,蘸着墨写字。


再去大昭寺点灯

第一次去大昭寺没有经验,一切都是运气,佛菩萨加持护佑。

但是没有找到供灯的地方,后来才知道,原来大昭寺统一在门口供灯室点灯。

图片 28

在这里点灯

而周日要跟土狼医生去索县他工作的地方。

所以周六一早我又去了大昭寺。

大昭寺是九点开放,我也赶在九点前到达,结果在安检处就已经排起了长队。

图片 29

图片 30

想想今天去大昭寺人不少啊!

图片 31

在安检外朝拜的信众。

图片 32

清晨的大昭寺依然烟雾笼罩。

我特想普及烧香烧一柱的理念。

(请观看贤二动漫《敬香》

不过他们不烧香,而是烧香草。

图片 33

图片 34

消防员要时刻准备着。

点灯需要在大昭寺门前的“点灯登记室”登记。在这里可以写上祝福的名字,之后12点统一在点灯室点灯。

图片 35

点灯登记室的窗口就像「人民的名义」中的一样,我就这样蹲着写完百十个名字,差点蹲缺氧了。只希望我的祝福能给大家带来好运。

点灯是七毛钱点一盏,觉得好便宜,就会多点一些,写了一大串名字,交了一百块,如释重负地起身。

点灯在12点,而排队进大昭寺的人又太多。我中午计划给土狼大哥一家做一顿汉餐,所以就放弃进大昭寺内,决定等个工作日再来供油。

我绕着大昭寺转圈拍照等待点灯。

图片 36

大昭寺广场虔诚祈祷的大妈

图片 37

拍照的僧人

图片 38

转寺的人群

图片 39

在大昭寺的北边,有这样一个小小的“寺”——山南敏珠林寺的属寺,嘛尼转经殿。

(今天刚学到:拉是“佛”的意思,康是“房子”的意思,拉康可以翻译为佛殿吧。)

别看小小的转经殿,人潮拥挤,排队转经的人都排到了外面。

敏珠林寺是红教(宁玛派)的三大寺院之一。就是莲花生大师创立的教派,是藏传佛教最古老的教派。

图片 40

虔诚祈祷的老人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背了两壶青稞酒的大妈

图片 46

大昭寺广场的朝拜者

图片 47

绕大昭寺朝拜的信众

图片 48

朝拜

在点灯室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手里拿着点灯的收据一直虔诚地等着。

图片 49

我特想给她拍张照片,但又不想打扰她,最后拍了一双手。

奇怪的是,登记室的僧人并没有给我收据。

后来进登记室的时候还要交一块钱,我没有零钱就给了五块。

还有人早早准备一元,交了钱进入。

图片 50

点灯

图片 51

点灯

供灯是我们虔诚恭敬的一种形式,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内心的力量。内心有力量就会心想事成!

图片 52

图片 53

从四川来了一个汉传佛教小团队,点完灯后都兴奋递喊着“回向”。

最后由一个尼姑带着回向,而我悄悄现在旁边随喜一起回向。嘿嘿。


三拜大昭寺供酥油

带着嘉木样罗瑞喇嘛的嘱托,请了一壶酥油,在佛前每一盏灯里供上酥油。

图片 54

赞丹寺请的香草

跟着土狼大哥在索县待了一周后,回到拉萨的第一件事是把嘉木样喇嘛嘱托我供的灯油供上。毕竟收喇嘛的红包是压力很大的一件事。嘿嘿。

这次正好是周一,我寻思着人应该不多吧。

图片 55

刚进入八角街,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内心还有点小窃喜。

图片 56

环卫工人在休息

到了大昭寺广场前,又是烟雾缭绕,排队的人还是那么长。没办法,这次只能硬着头皮排队了。

图片 57

在排队的旁边,有大妈端着一大筐做好的土豆在售卖。看着很好吃的样子。

西藏青海这边的人都特别喜欢吃土豆,正好合我的口味,我从小最爱土豆,哈哈。

虽然早上没有吃饭,但还是忍了。

总感觉啥也不吃比较虔诚,好像去医院做B超要空腹一样。(嘿嘿,什么逻辑。)

图片 58

背着孩子做生意

图片 59

排队的人群

我排了一个小时后,后面的队伍又很长了。

图片 60

在所有朝圣者中,这个小孩给我印象最深,他朝拜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慢,是我欣赏的朝拜方式。

内心虔诚,放慢每一个动作,心才会更安静!

图片 61

他是我非常愿意布施供养的朝圣者。虽然钱不多。

图片 62

一个商店门口挂满了金刚结。

想念曾经在龙泉寺,法师的妈妈亲手编的金刚结送我,胡佶放暑假教我编金刚结的日子。

现在已经忘了怎么编了。

图片 63

眼看进寺遥遥无期,不觉会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如此不顺,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为了控制自己的信念,也为度过这漫长的时间,听着印能法师的《楞严咒》跟诵。

图片 64

图片 65

排了近三个小时候后,终于快到入口了。

在队伍外面有很多藏民递来一壶壶酥油。

其实这里的酥油是花钱请的,想想土狼大哥直接拿走我快笑疯了。

最小的像水杯一样大小的,也就是土狼大哥直接拿的要40块,大一点的80,我手中这种小暖瓶的要100,还有200,250的。

图片 66

喇嘛给的任务是100,所以就请了100的酥油。

虽然很贵,但味道真的很好闻。

一个佛像一个佛像灯前供完后,有些流在手上的酥油,正好润了润我的菩提佛珠。嘿嘿,沾了嘉木样喇嘛的光。

之后两天我满手都是酥油味。

图片 67

供完灯后,把酥油壶直接放在一起。

之后我想再去二楼看看,却发现二楼不开放。

土狼大哥你的福报确实很大啊!

图片 68

期望

大昭寺广场喇嘛跟小孩讲着什么。

在朝阳照耀下,很温馨的画面。


最后放一组有福报的土狼医生的帅照,原图懒得修了。呼呼。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图片 73

土狼为末学拍的,还不错。

图片 74

土狼医生拍照也是蛮拼的。嘿嘿。


请接收清源的感恩!

能够走到现在,一方面是自己对徒步到拉萨的渴望,一方面真的是一路佛菩萨的加持。

一路上没有朋友、善男子、菩萨的帮助护佑,我很难坚持到现在。

愿把拜佛诵经的的功德回向给:

师父、师长、老师,父母六亲眷属,朋友,曾经现在未来遇到的贵人,每一个帮助支持我的人,每一个相逢的陌生人。

愿您六时吉祥,福慧双增,病障业障希皆消除,身体健康,家人吉祥,幸福美满,所求善缘希皆承办!

愿此殊胜功德

回向法界有情

尽除一切罪障

共成无上菩提

!!!

本文由betway官网登录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